365app官方版下载 365app官方版下载

 
365app安卓客户端下载文苑 诚载万物,域纳天下
不凡律师 第六章
发布时间:2021-12-24|阅读量:
来源: 作者: 不凡律师 第六章
详情页分享图标
0

小律言大事


       一个月时间,不紧不慢就过去了,2009年眼看就要结束了。这个星期一早上,海不凡照例在八点钟来到365app安卓客户端下载,照例开电脑、打扫卫生、泡茶、吃热大饼就香辣菜。

       八点半,门响,海不凡抬眼看去,实习律师宋长宏提着两个包子和一杯豆浆,带着一身寒气走了进来,边用嘴呵着手指,边对海不凡说:“海哥,发财的机会来了,我带着你,你带着钱,咱们弟兄杀往双兴市,怎么样?”

        海不凡会意,回道:“宋大状,莫非你也接到鸡毛信了?”

        宋长宏愣了一下,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道:“是啊,是啊,上写着八个大字:够黑,人傻,钱多,速来。”

       门又响起,身高体壮的律师任子勇提着装的满满当当的公文包走了进来,看着笑得前仰后合的海宋二人,问道:“什么事这么高兴?”

       宋长宏答道:“我和海哥计划杀往双兴,不知道任哥有没有意向?”

       任子勇道:“二位发财去吧,没有金刚钻,不揽瓷器活,人各有命,我就是干几百元一件的法律援助案件的命,比不得京城的大咖律师。”

       海不凡说:“任哥不要谦虚,你就是大咖,刑事案件你办了没有一千件,最起码也有五百件了吧,双兴那场面,难不住你老哥。“

       宋长宏帮腔说:“是啊是啊,任哥快去,办成一件,三五年不用再干,何乐而不为?”

       三人你一言我一语,正说的起劲,突然一个女声插进来: “不要幸灾乐祸,陶闲律师踩上这个大雷,何尝不是保护了一大片呢,三零六是高悬之剑,也是双刃剑,不定哪天落到我们头上呢,以后刑事辩护是不能做了。”

        海不凡、宋长宏、任子勇都转过头来,才发现办公室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几个人,女律师张云芳、主任牛百胜、实习律师刘艳都在,刚才插话的是女律师张云芳。

       牛百胜脸色阴沉,说道:“小宋,你给前几天刚委托咱们的那几个涉黑刑事案件委托人打电话,叫他们过来谈谈,不行就退了算了。”

      宋长宏默然回到了自己的卡座上,拿出手机翻看通讯录,他是刑法学硕士,半年前刚刚从全国重点的中何大学毕业,怀揣着一肚子梦想,立志要做德肖维茨那样的刑辩大律师,毕业后断然放弃考公务员的机会,在亲戚的介绍下来到了牛百胜365app安卓客户端下载。半年来,没见过几个刑事案件,看守所也只进过两三回,每次还都被安排去打钱送衣服,用尽满腹理论写的辩护词,牛主任倒是夸赞有加,可是到了法庭上,往往只被允许发表一下标题部分。大律师纵横睥睨于法庭的感觉不但没有经历过,见都没有见过,想想就让人灰心。

       海不凡坐在电脑前,在微博上、门户网站上浏览着双兴市扫黑除恶和被逮捕的陶闲律师的相关信息,越看越是心惊。

       早上没什么事,很快就过去了,海不凡和宋长宏、刘艳一起出去随便吃了点东西,回来各自趴在办公桌上打盹。

       “喂,谁是律师,我要咨询法律问题。”

       海不凡迷迷糊糊惊醒,瞅了一眼手机,下午两点二十分,站起身,看见门口站着一个穿着不俗的中年女士,正在朝着办公室左右打量,忙走过去说:“您好,我们都是律师,您要咨询哪方面的问题?”

      “都是律师呀,那就你给我咨询吧。”

       海不凡领着中年女士来到接待室,两人在一张长桌前相对坐下,实习律师刘艳很殷勤地过来倒了一杯茶,顺便把海不凡的茶杯拿进来倒满,也坐在海不凡旁边椅子上。

       海不凡说:“您喝水,怎么称呼您?我姓海,这位是刘律师,我们两个给您咨询。”

       “我姓钱,我要咨询婚姻问题,和男的说就行了,女的还是别听了。”

       刘艳有些尴尬地站起身来,说道:“不好意思钱女士,你们聊,我这就出去。”

       看着刘艳出去关上了门,海不凡说:“钱女士,您说说您的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   钱女士说:“我的问题很严重,我先生和我结婚十一年了,婚后三个月,我就怀孕了,不得不放弃自己的事业,做了专职太太,辛辛苦苦操持这个家……”

       海不凡听着钱女士滔滔不绝地从结婚开始讲起,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家务事,他还没结婚,便听的有些无聊,一小口一小口喝茶,一杯茶已经喝完,还不见钱女士说到主题,便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钱女士,这些事都不重要,您说说您具体的法律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  “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,一点耐心都没有,这些事怎么不重要了?小伙子,我看你还没结婚吧,以后对自己爱人要好一点,女人容易吗,女人把青春和自己后半辈子的幸福全都托付给你们男人,你们懂得珍惜吗?”

       钱女士突然激动地站起身来,脸色煞白,用手指着海不凡,厉声质问起来。海不凡吃惊之余,也有些恼怒,忍了忍说道:“对不起,钱女士,我们律师咨询是按时间收费的,我怕您把时间耽误在不重要的事情上,才提醒您的。”

       钱女士不说话,打开放在桌子上的小包,从里面拿出钱包,随手抽出一沓一百元的钞票扔了过来,说道:“不就是钱吗,我还能少了你的,这些够不够。”

       海不凡脸一红,正要说话,接待室的门开了,刘艳端着水壶走了进来,看到钱女士一口水没喝,便给海不凡填满了茶杯,还用脚踢了一下海不凡的腿,使了一个眼色又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   海不凡深吸一口气,平复了一下心情,说道:“对不起,钱女士,您继续说吧。”

      “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,有了几个钱,就开始……”

       海不凡伸手端过茶杯,下定决心再不打断,又一次听起钱女士的“婚姻问题”,边心不在焉听着,边不时轻轻点头,心中暗道:我要是有人家老公这么有钱、这么成功就好了。

       整个下午,钱女士一直在讲,时而激动、时而悲伤,刘艳进来了五回,海不凡说了不到十句话,喝了六杯茶,钱女士滴水未沾。五点十分,钱女士起身说:“好了,我要接孩子去了。”

       海不凡指了指桌子上的钱说:“钱给多了。”

       钱女士摆了摆手说:“没事,我今天情绪不好,你别介意,你们也挺辛苦,留着喝咖啡。”

       海不凡不禁心中一暖,起身一直把钱女士送到了门外。

       回到办公室,海不凡看见宋长宏和刘艳都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,刘艳手里举着一沓钱说:“海哥,发财了,一千一百元,是不是应该请客呀。”

       “刘艳,你真是不懂事,海哥这钱挣的容易吗,付出多大呀,你也好意思?”

       海不凡看着一脸揶揄的二人,豪气地说:“我请客,今晚吃大餐,全部吃光,一分不留!”


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