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app官方版下载 365app官方版下载

 
365app安卓客户端下载文苑 诚载万物,域纳天下
不凡律师 第五章
发布时间:2021-12-06|阅读量:
来源: 作者: 不凡律师 第五章
详情页分享图标
0

第五章 搬房子


       星期五晚上,房东打来电话,告知房租要上涨,以后一次最少交一年房租,暖气费也要收了,算下来这次要交一万元左右,海不凡当即表示不再续租。


       星期六早上,本来打算在宁金和几个朋友好好玩两天的海不凡,匆匆回到了中何市。中午,海不凡到了朋友杨逢桥租住的地方,这里是一个城中村,周围高楼大厦,此处小楼林立。据说当年村民们听说政府要拆迁,一夜之间就建起了上百栋二层小楼,目的是想置换更多面积的楼房。后来拆迁不成,便把自家不需要的多余部分对外出租,由于价格实惠,意外走红,一时间供不应求。村民们一看有利可图,一不做二不休,索性在二层的基础上又加盖到六层七层八层,专门做起了租房营生,坐在家里收钱,轻轻松松就发家致富了。政府是不是再拆迁,村民们已不再稀罕,开发商对这个地方很是看好,但一触及征地成本,便只能退避三舍。时间一长,此处竟聚起了几千人,全是租房者,什么人都有,周围饭店、杂货店、小超市、菜市场、澡堂子、KTV、网吧、酒吧、一应俱全,相当热闹。

      杨逢桥见到海不凡,哈哈大笑道:“他妈的,转来转去十几年,又和老子转到一起了,你小子一来,我怕是要多个爹伺候了,其实我爹我倒没伺候过,你比我爹还难伺候。你小子运气不错,我住的那一层刚好有一间房子昨天腾出来,我让房东给你留下了,走,上去看看去。”

       海不凡说:“看什么看,还不是跟你的一样,又不是没见过,面片准备好了没,吃饭要紧。去年让你找房,你推三阻四说没有,是不是怕我蹭你的饭,不想要我。”

      “他妈的,你小子有没有良心,初中吃了我三年面片,我放过一个屁没有?去年你问的时候确实没房,让你等几天,你小子就去租了商品房,老子一想,你他妈做完政府干部又出来做大律师,我这破地方肯定窝不下你老人家的大驾,谁知道你又来找。你小子到底怎么混的,越来越没出息了。”

       “他妈的,人生就是折腾的,不折腾难道就不死了,怎么混都是混,换着法混才是硬道理。去年我老人家是要去做大律师挣大钱的,自然是不能和你同流合污的,哎,一念之差,损失了老子两万大洋,还是贷款。今年决定卧薪尝胆,打他妈的持久战了。”

      “你他妈就是歪道理多,饭基本准备好了,吃饱了给你搬房子。”

       杨逢桥租的房子是在一栋七层高的楼房的五楼,每层两排十二个单间,都是出租屋,还有一个公共卫生间,卫生间门口有一个水龙头和一个水池。房子都住的满满的,从楼道一路走上来,各个房间里小孩的哭叫声、大人的喝骂声、炒菜的滋滋声,清晰可闻,让海不凡竟突然有种温馨的感觉,这就是人间烟火气,他瞬间便喜欢上了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   看着楼道薄薄的墙体,海不凡问:“老杨,这楼能撑得住这么多人吗,不会塌了吧。”

       杨逢桥骂道:“塌了就塌了,你他妈还怕死啊,不是天天给老子讲人都要死的鬼道理吗?”

       杨逢桥租的房子有十几平米大小,靠窗的地方用铝合金门窗隔开了几平米的一个小空间,算是厨房,里面有煤气罐炉灶等做饭工具,一张简易桌子摆放着切好的菜和揉好的面团。房子里一张床,枕头放在被子上叠的整整齐齐,上面还盖了一块布,一个布衣柜,一个自己拼装的三层简易铁架子,分层放着洗漱用具、洗脸盆、洗脚盆等等生活用品,一个小茶几,旁边放着几个塑料板凳,整体看似杂乱,其实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   海不凡进门后,从茶几上的烟盒里掏出一支烟点燃,一屁股坐在床上,斜靠在被子上抽起来,杨逢桥瞪了一眼,进厨房忙活起来,十几分钟后喊道:“开饭了。”

       海不凡闻到飘出来的饭香,早已食指大动,闻言从床上弹起身子,进厨房帮着把一碟青椒炒牛肉丝、一碟酸辣土豆丝、一碟西红柿炒鸡蛋、两大碗刚刚捞出的白面片端上了茶几。杨逢桥拿出一瓶啤酒,倒了两杯,两人在塑料板凳上坐下,杨逢桥举杯对海不凡说:“咱弟兄干一杯。”

“为胜利会师,干。”

       二人将菜拌入面片,风卷残云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   下午,海不凡又打电话叫了李旭平、刘维岗、王忠、海礼伟几个老乡过来帮忙,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可搬,两个编织袋装了还是大学时用过的被褥,两个编织袋装了衣服等杂物,两个纸箱子装了书,每个人拎了一件,往李旭平的皮卡车上一放,干脆利索就搬了。王忠兵、海礼伟刚刚买了商品房,原来租房用过的煤气罐等灶具、还有一个沙发都没舍得扔,顺便给海不凡也拿了过来,海不凡照单全收,大家又帮着打扫了卫生,安装了布衣柜,房子里已经颇有些生机勃勃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   收拾完房子,海不凡正要说请大家一起吃饭,李旭平大大咧咧地说:“今晚听我安排,饭店包厢已经订好,弟兄们今晚要一醉方休。”

       海不凡说:“今天是大家帮我忙,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   海礼伟说道:“你请个毛线,我要喝李总的好酒,你有吗?”

       其他几个人也都叫嚷着说听李总安排,不吃海不凡的饭,海不凡便不再客气,大家跟着李旭平去了一家羊肉开锅涮店。

       六个人都是初中同学,还有小学一起上的,相交一二十年,互相清楚谁是哪个山沟里飞出来的鸟,长了几对翅膀几根毛。平时都在职场上谨言慎行,早已憋的难受,这次见面,都有宣泄的意思,说话也不管什么客气礼让,这一晚上吹牛抬杠,互相专拣各人的软肋下手,却谁也不会生气,反而感觉痛快淋漓,直喝得酩酊大醉才各自回去。


(未完待续)